爲何離開Linux桌面

June 29 2013 , Category: Essay

Why are you leaving Linux desktops?

我發現越來越多的人在開始逃離Linux的「伊甸園」,不僅僅是那些剛剛開始使用Linux不久的同學,还有很多曾經的Linux「腦殘粉」都開始向其他的桌面系統逃離。

其實這是一個被很多人討論過的話題,甚至曾經在很多地方(微博,豆瓣等)引起過激烈的爭論,就連我一直崇拜的偶像王垠也「倒戈」談論起Unix/Linux的缺陷 – 雖然很多話確有其理。很多程序員在有米之後都會轉入Mac的懷抱,而很少會回到曾經年少輕狂的Windows時代(之所以那麼說,是因爲一般大家都是從「遊戲」等渠道進入電腦與互聯網的世界的)。至於其中的緣由,想必應該不用多說了。BTW,我從來都不是一個MS/Windows黑,至少現在不是; 我敬佩Gates曾經的黑客精神、「普及個人電腦」的夢想以及現在他的基金會爲世界兒童所做的一切。

Linux桌面系統確實有很多問題,但是自由軟件的鬥士們似乎從來沒有把它們當作問題來看待。或許他們真的不在乎桌面用戶的市場吧。

但其實不應該是這樣的。GNOME, KDE等桌面系統事實上做的也不錯。

在我使用過的發行版中,Linux Mint是最好的,當然,既有GNOME也有KDE。我曾經很喜歡KDE,但是後來還是投奔了GNOME。原因其實很無厘頭– Mint cinnamon的圖標設計更符合我的審美,說來其實Miui的圖標風格很像Mint的呢。

不幸的是,在我以爲我到了我三年來尋找「最佳發行版」的道路上的終點時,cinnamon崩潰了,而且是毫無徵兆的崩潰。

在之前的經歷中,要把一個桌面環境搞崩潰的要素之一就是「不斷折騰」。折騰驅動、系統升級都曾經讓我的xWindows驟然崩塌。而每一次無奈的嘆息之後,我基本都會選擇另一個發行版來給慰藉我幼小的心靈。但是這次我沒有任何折騰就讓cinnamon崩潰了,潰了,了……不過讓我還有點慶幸的一點是,Mint可以讓我「回滾」。但所謂的回滾並不是讓系統迴歸到一個正常的時間節點,而是從基於GNOME3的cinnamon回到基於GNOME2的桌面。

我曾嘗試重新安裝cinnamon,但是事實證明那時徒勞。最後我不得已安裝了Mint的另外一個桌面系統–MATE,於是我安心地用着他一直到現在這個光景。

普通用戶逃離Linux桌面是很正常不過的事情,如果用戶沒有接觸過命令行,沒有接觸過很多相關的概念,甚至連刪除文件都要拖到回收站(誇張了點,但大多數習慣了Windows用戶,爸媽,長輩等確實是這麼做的)。

但是我們應該支持GNU/Linux。我終於在Linux前加上了GNU的字樣,因爲我們需要支持Stallman的自由軟件運動。在Linux出現前,GNU一直沒有一個同樣自由的核心,直到Linus Tovarlds的到來。

恐怕這裏又要談及Microsoft,這個Gates建立起來的商業帝國幾乎讓這個星球上所有的人都接觸到了電腦 – 也在幾乎所有人的大腦裏栽下了「電腦」這個名詞,同時它的代名詞是Windows。Microsoft的操作系統是收費的,當然還有其同樣知名的Office套件。在內地,大家都懂的,盜版系統、軟件氾濫成災,凡是有需要用到某個軟件,第一反應從來不是去店裏或者網購一款正版軟件,而是去那些「知名」的網站下載、安裝。這也許是民族的劣根所致,但我們完全可以用時間來換取所有人的意識的改變。

很多人都說「Linux下沒有殺手級應用」,但是究竟什麼是殺手級應用呢?

我們平時需要用電腦來做什麼? 就我而言,上網、看電影、寫代碼、聊天; 而像我媽媽那樣的普通婦女而言,上網購物、聊天、看電影。如果不是特別專業的人員(確實有很多專業軟件沒有Linux下的替代品),幾乎所有事情都是可以在Linux下完成的。而對於那些對技術格外癡迷、熱衷折騰的人(當然不一定是計算機、軟件專業的同學)而言,Linux簡直就是他們的天堂 – 這裏有awk, grep, sed, lex等等。如果你嘗試過研究VIM或者Emacs的配置文件,你會發現那是一件令人享受的事情,而不是給你一個Notepad不能做任何定製,或者給你一個VS安裝n小時、打開n分鐘(當然VS有其笨重的理由)。

操作系統之間真的沒有優劣之分。在沒有足夠的購買能力之前,我們完全可以使用GNU/Linux以及一系列自由軟件運動的滋生產物來替代MS以及其他諸如Adobe的一切。如果是技術人員,那麼GNU/Linux則是必須可以在心目中取代Windows的選擇。

Anyway, Linux的驅動一直做的不好,這也是我會真正難以忍受的原因。值得一提的是,現在幾乎所有的Linux發行版都已經提供了很多驅動給用戶,最重要的當然是曾經桌面Linux愛好者們關心的顯卡驅動。但是到了現在還是驅動的問題讓人着急 – 比如我的Lenovo Y470「擁有」着兩塊顯卡(說來我真的不明白雙顯卡有何用武之地,獨顯難道不能在平時的工作時支持的很好麼?!居然那麼流行),而大多數Linux桌面發行版都只提供一個顯卡驅動,遇到雙顯卡就只能嘆息了(雖然很多論壇上會有可以hack的辦法,但真的是不願再折騰了啊……)。

Linux是偉大的,一如所有爲之奉獻的自由軟件鬥士們。

–EOF–

支持作者 | Article licensed under CC BY-NC-SA 4.0